第11节

    29

    大约有一个星期,鼠的情况非常不妙。或许由于秋日临近,也可能因为那个女孩的关系。鼠对此只字不吐。

    鼠不在时,我抓住杰寻风摸底:

    “喂,你说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——,我也莫名其妙。莫不是因为夏天快要完了?”

    随着秋天的降临,鼠的心绪总是有些消沉。常常坐在餐桌旁呆愣愣地看书,我向他搭话,他也只是无精打采地应付了事。而到暮色苍茫凉风徐来四周氤氲几丝秋意的时分,鼠便一下子停止喝啤酒,而气急败坏似地大喝冰镇巴奔威士忌,无尽无休地往桌旁自动唱机里投放硬币,在弹子球机前手拍脚刨,直到亮起警告红灯,弄得杰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“怕是有一种被抛弃之感吧,心情可以理解。”杰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一走了之。有的返校,有的回单位。你也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理解才行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”那个女孩呢?”

    “不久就会淡忘的,肯定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愉快不成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杰含糊一句,接着去做他的事。我没再追问,往自动唱机里投下枚硬币,选了几支曲,回桌旁喝啤酒。

    过了10多分钟,杰再次来我跟前问:

    “怎么,鼠对你什么也没说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怪呀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怪?”

    杰一边反复擦拭手中的玻璃杯,一边深思起来。

    “应该找你商量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不开口?”

    “难开口嘛。好像怕遭抢白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还会抢白!”

    “看上去像是那样,以前我就有这个感觉。倒是个会体贴人的孩子。你嘛,怎么说呢,像是有毅然决然的果断之处,……

    可不是说你的坏话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是我比你大20岁,碰上的晦气事也多。所以,怎么说好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苦口婆心。”

    “对啦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喝口啤酒:

    “鼠那里由我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杰熄掉烟,转身回去做事。我起身走进厕所,洗手时顺便照了照镜子,然后又快快地喝了瓶啤酒。

    30

    曾有过人人都试图冷静生活的年代。

    高中快毕业时,我决心把内心所想的事顶多说出一半。起因我忘了,总之好几年时间里我始终实践这一念头。并且有一天我发现自己果真成了仅说一半话的人。

    我并不知道这同冷静有何关系。但如果将一年到头都得除霜的旧式冰箱称为冷静的话,那么我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由此之故,我用啤酒和香烟,把即将在时间的积水潭中昏昏欲睡的意识踢打起来,同时续写这篇文字。我洗了不知多少次热水淋浴,一天刮两回胡须,周而复始地听旧唱片。此时此刻,落后于时代的彼得.波尔和玛莉就在我背后喝道:

    “再也无须前思后想,一切岂非已然过往。”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村上春树作品 (http://cscs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